文人游戏:张恨水与朋友之间都有哪些趣事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5

  当然,更多时候还是文人之间的游戏笔墨。十八年(1929年)夏天,张恨水买了一把绢质团扇,想请四弟牧野画点什么,恰逢画家关南屏来访。“关君以菊得郑曼青真传有名,而亦善翎毛者也。”

  张恨水便提出请他与牧野合作,“且定题为杨柳燕子。关君慨然诺,以燕自任”。杨柳燕子虽然有了,而扇子“尚空其半,为留题处,余乃填采桑子一阕,特造吾友厉南溪之庐,请书之。南溪故善工笔画,字亦秀丽如好女,于美术无所不爱,见扇,嗟赏不已,谓其下须有水,于是且谈且抽彩笔,横扇拖细纹,复倒笔作钉头草,不五分钟,事毕,柳与燕乃倍有神焉”。随后,张恨水的词也被书之于扇,其词曰:

  婆娑画出多情样,树树凄凄,叶叶依依,著个风流燕子飞。 懊生长江南岸,秋水江篱,春草斜晖,惯向管别离。

  张恨水后来写了《四人合作扇》一文,记下了这件风雅韵事,不过他说:“词实不佳,咏柳仅略似耳。唯字小而作行书,风流之至,与画恰称,可玩也。”

  至于为朋友作画,张恨水的兴致也很高。三十年代,他与补白大王郑逸梅过从甚密。据说,郑曾求画于他。他知道郑喜梅花,便画了《绛梅图》相赠。郑视若拱璧,常在“书巢”悬挂,可惜十年,此画亦被殃及,从此下落不明,令人惋惜。三十五年(1946年),老朋友张万里拿了一把折扇请他作画,他见已有钱芥尘、左笑鸿二位先生的书法,便以自己画得不好为由而推辞。张万里说,不过是朋友合作纪念而已,画得好坏没有关系。于是,张恨水欣然命笔,画了一幅《江行图》,并题一绝:

  在诗中嵌入当事者的名字,也是文人的游戏方式之一种。看到自己和恨水的名字嵌入诗中,张万里自然心领神会,也很感念老朋友的善解人意。三十六年(1947年),张友鸾四十三岁寿辰,左笑鸿特意选了个墨盒作为贺礼。黄铜铸就的椭圆形的墨盒,看上去很漂亮,但又觉得缺了点什么,于是,拿了墨盒来找张恨水,嘱添墨宝。张恨水并不推辞,提笔画了一幅菊花墨稿,还特意写了“应笑鸿嘱为友鸾作”几个字。左笑鸿亦挥笔补写“笑鸿持赠友鸾兄”数字,成就了一段文坛知己互羡互爱的佳话。

猜你喜欢